喪。

请勿关注,感谢。
Ketamine's World.

只吃粮,吐点黑泥,不混圈不搞交际。

来来 往往 反反 复复。
人间。

夜话补记

我当时想着,开始一段新生活就好了吧。所以我就一门心思想着去孝高,她不和我一起也没关系,虽然这么想很混账,我也有新同伴了。
我就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,仿佛除了这条路外全然没有别的可能性。
新世界,没有人认识我。我可以活第二次。也许再也不会有后悔的事发生。

可能之后我忘了这样坚持的理由,…被坚持留下来的时候还是崩溃到失声大哭,那种茫然难过到现在想起都会湿润眼眶。我从小学、乃至更早就憧憬的目标,在唾手可得时被迫放弃,哭到崩溃的两天。比现在还要强烈百倍的茫然。没有下雪,最冷的一个冬天。
妥协。不愿承担风险,我的桀骜不驯还未发芽便胎死腹中。
一切都没有变,除了上学的线路。冬天的时候胃病犯了,胃药一次吞五粒,没有热水。晚自习后学姐在楼下等我。忽然间剑拔弩张的关系。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讨厌的人。
我想逃离的一切都在我身边。
我没有冲破这牢笼,第一次失败。


想去留学,十月,新西兰。久违地燃起热情。习惯性的妥协。忽略不去又细不可察的失望。教授的全英文名片,弄丢了。



有时候很期待交通失事,死掉就不会这样浑浑噩噩了。更期待有理想型的男孩子邀请我去殉情。是女孩子也愿意。可能会反悔吧。我总是太懦弱。
我想逃。呼吸的每一秒都觉得失望。


我不会服输。憋死也不向你开口,无法让人尊敬的烂人。不如让我在黑暗里烂掉。
好的。
那么明天,请加油。

评论